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桥卧波

凡尘多变,而音乐永恒。

 
 
 
 
 

日志

 
 

安东尼奥·萨列里:特罗弗尼奥的魔术山洞 罗塞特  

2017-04-10 10:04:56|  分类: 歌剧弥撒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安东尼奥·萨列里:特罗弗尼奥的魔术山洞   罗塞特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莫扎特无人不知,但若提起安东尼奥·萨列里,知道的人就不多了,既使知道的也把他作为“音乐魔鬼”来看待,他与莫扎特的确有过矛盾,但若说是他毒死了莫扎特实在是冤案,世间的传闻有时很恐佈,捕风捉影的事,不知怎么地就成了“事实”,再经过普希金、萨科夫等戏剧音乐大碗先后根剧传闻情节写成的诗剧与歌剧,倒霉的萨列里竟然被很多人认定是杀害莫扎特的凶手,200年来遭受着人们的唾弃与审判,连同他极多音乐作品也石沉大海,无人问津,算是音乐史的悲剧。

萨列里(Antonio·salieri-1750_1825)意大利作曲家、指挥家,1766年刚16岁就到维也纳发展,其间1778—1788先后回到意大利和法国巴黎,但1788年再次回到维也纳任宫廷乐长直到逝世,他是18世纪末19世纪初维也纳乃至欧州德高望重的音乐权威,曾担任多个极重要音乐职务(如维也纳音乐学院院长等要职),一生创作有大量歌剧、清唱剧、教堂音乐及器乐作品,贝多芬、胡梅尔、舒伯特、李斯特等许多名家都曾出自他门下,可见当时地位有多显赫。

萨列里年长莫扎特6岁,在莫扎特于1781年作为自由作曲家定居维也纳时,他早已在这座城市功成名就,既使莫扎特的音乐才华为越来越多的维也纳人欣赏时,俩人在当时也始终保持着对等齐名与相互竟争的创作关系,特别在歌剧创作上,至少旗鼓相当,探究文化艺术历史,当然需要跳出历史窠臼来重新审视,但更需要尊重历史的客观事实并在此基础上加以臻别,因而,对待音乐艺术史,首先是尊重与还原,历史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其次,才是理性的客观的梳理与论述,这才是客观态度。

萨列里与莫扎特可能在相识的开始的确有职位上的竞争,自古文人相轻,不可忽略的是,莫扎特的音乐才华难免不为人所羡慕乃至嫉妒,但有资料表明,俩人的关系在随后的岁月中慢慢趋于合谐与合作,1984年美国电影《莫扎特传》中的萨列里绝非是真实的萨列里,更不是俩人之间关系的真实映照,萨列里当然没有莫扎特的音乐天份与成就,但绝非就是平庸作曲家,至少在当时他们都是维也纳歌剧与音乐的骄傲。

这部《特罗弗尼奥的魔术山洞》创作于1785年,属萨列里中期作品,文字脚本出自意大利戏剧家乔万尼·巴蒂斯塔·卡斯蒂,属喜歌剧类型,在萨列里全部的40多部歌剧作品中,它不是最优秀最有影响力的,但仍然称的上是欧州歌剧中的可欣赏之作,而萨列里对人声出色的把握力,我们在这里可见一斑,听听第8音轨“ Il Diletto Che In Petto Mi Sento(我们的心里很愉快··)” 给两对恋人设计的四重唱,快速活跃,衔接紧凑,音乐丝丝入扣,很是精彩。当然,不必讳言,在音乐的表现力与人声设计的美感上,他与莫扎特还是有差距,相对缺少脍炙人口的咏叹调,挑剔的说,剧中唱段有很多精彩的音乐“胚胎”,但却缺少充分的整合提粹与展开,他的歌剧只所以沉寂,这也是原因之一。

故事有点荒诞,按我们现在的话说叫有点黑色幽默,贵族学者阿里斯托尼的俩个女儿都在热恋中,多莉与她的恋人普里斯特尼性格外向,热情,活泼好动,而另一女儿奥菲丽亚与男友艾特米多罗则性格沉静内敛、含蓄,喜欢文学,多事的魔术师特罗弗尼奥邀请这两对性格完全不同的恋人到它的魔术山洞作客,这个山洞有着奇妙的魔力,能把人的性格秉性变的完全相反,先是两个男友进去,然后是一对女儿进去,让他(她)们颠倒角色,考验对爱情的忠贞,经历一系列令人啼笑皆非的情节,最终皆大欢喜,幸福结局。

序曲是格鲁克式的——以一段管弦乐昭示全剧的主要情节,b小调的引子显然在描绘山洞的幽暗与莫测,转到B大调后,主部是欢快的充满着洋溢气氛的喜庆音乐,它以轻松的旋律,浓缩着作品的风格情趣,长笛与管弦乐的对话,大提琴与管弦乐的模仿,都概括了人物之间性格与相互交往情节,好听的一段序曲。

这套演出班底虽有实力,但相对很陌生,几位歌唱家相信知道的尤其不多,介绍几句:

法国男中音歌唱家奥里维尔·拉卢埃特是欧州演唱巴洛克与古典时期歌剧知名的唱将,他也演唱过后期的歌剧,但我感觉还是亨德尔、萨列里等更出色,这与他的风格与嗓音条件有关,他的先天条件不错,声音与共鸣都很纯正,行腔吐字也有力,他演唱的阿里斯托尼说不上多出色,但得心应手,游刃有余,如第10音轨“10. Da Una Fonte Istesso(同样的··)”,他与指挥克里斯托芬·鲁塞特是有过多次合作的音乐伙伴,与鲁塞特简洁明晰的把控风格很搭调。

意大利杰出女高音拉法埃拉·米拉内丝1997年毕业于圣·塞西利亚音乐学院,她的美貌与甜美的歌喉很受歌剧指挥家们青睐,出道以来,在很多歌剧中饰演主要女高音角色,深受观众喜爱,她的音色够漂亮,歌喉圆润又有几分清丽之色,演唱风格偏向于抒情女高那种类型,这版奥菲丽娅是出色的,她以稳健有节制的激情与宽幅的行腔技巧演唱了有难度“ D'un Dolce Amor La Face(一个温柔的爱面子的人)”(第6音轨),这首歌的难度并不在高音域,而在中低音区和音区穿越上,对声线没有一流的共鸣技巧很容易散掉。

另一位女高音、剧中多丽的扮演者、瑞典美女玛丽·阿奈特的演唱也不逊色,她是伦敦皇家音乐学院的高材生,肆业后供职于人材济济的伦敦国家歌剧院,她的演唱范围更广泛些,巴赫、亨德尔、莫扎特、萨列里、甚至马勒都在她的节目单上,她圆润有弹性的声线也的确更适合“花旦”角色,她的这版多丽开始并不起眼,但一步步显示出不俗的实力。

尼古拉·舒科夫是一位强力全面的青年男高音歌唱家,他现在是法国国家歌剧院的当家小生,不算长的演唱生涯中已经涵盖了从莫扎特萨列里到瓦格纳等各种不同风格的男高音角色,这源于他高亢有力同时兼有抒情柔和的演唱风格,可塑性很强的声音保证了多种不同角色的需要,对于每一个歌唱角色,他都能以强大的实力给听者留下深刻印像,一曲“Di Questo Bosco Ombroso(这个阴暗的森林)”(第15音轨)和CD2第9曲 “Sognai, O Sogno Ancor?... Certo Io Provai Poc'anzi(当然,我想刚才……幻想?是幻想?)” 还是显示了他擅长抒情的一面和实力,一条收放自如的好嗓子。

另一青年男高音马里奥·卡斯(饰多丽的男友普里斯特尼)听起来实力稍逊于舒科夫,但在剧中也有不俗表演,他的嗓音有着标准男高音的清透,但演唱略显单薄,共鸣不是很充分应该是技巧上的弱点,第22曲 “Numi! Qual Mai S'opro Metamorfosi In Me? Vieni, O Maestro, E Duce!(天啊!我从来没有变态?来吧,先生)” 就说明着这一点,从这一曲看,吐字行腔缺乏力度。

在剧中最出彩的是特罗弗尼奥的扮演者,意大利男低音歌唱家Carlo Lepore,他颇具神彩的音乐形像甚至让我想起了《唐璜》中威严的骑士长,好的歌唱家往往几句就活灵活现勾勒出人物性格,器乐也好,声乐也好,最具神彩的就是形像鲜明,听听第13曲 “Spiriti Invisibili Che Ite Per L'aere...(在这,你们看不到···)”,行腔有力,气度非凡,音乐这东西,在器乐,是要有明确的演奏方向,在声乐,则需要始终贴近人物(作品)的性格与精神特征。

指挥克里斯托芬·罗塞特擅长演绎巴罗克音乐,他同时是羽管键琴演奏家,他的处理轻松明快,干净利落,你听不出法国人常有的“矫饰”,这个乐团是他一手创建,译不出乐团的名称,合唱是洛桑歌剧院合唱团。

另外需说明:这部作品超冷门,没有任何中文介绍可供参考,CD原文是意大利文,目录出自直译,肯定不尽准确,仅提供大致参考。

录音:2005.9  出版:2006年
作曲家:Salieri, Antonio
指挥: Christophe Rousset

男中音:阿里斯托尼——奥里维尔·拉卢埃特(法国)
女高音:奥菲莉娅——拉法埃拉·米拉内丝(意大利)
女高音:多丽——玛丽·阿奈特(瑞典)(瑞典)
男高音:艾特米多罗——尼古拉·舒科夫(奥地利)
男高音:普利斯托尼——马里奥·卡斯
男低音:特罗弗尼奥——Carlo Lepore(意大利)

合唱:洛桑歌剧院合唱团
乐队:Les Talens Lyriques

CD1:(整轨)

Disc: 1
1. Sinfonia
2. Mie Care Figliuole...(我亲爱的女儿们···)
3. Figlie Mie, M'intendeste.(我的女儿,你的意思?我·)
4. Orsu Gia Compresi
5. Ofelia, Io So Che Spesso(欧菲莉亚,我知道经常··)
6. D'un Dolce Amor La Face(一个温柔的爱面子的人)
7. Ma Veggio Artemidoro Che Qua Sen Vien.(但是,这里有艾特米多罗··)
8. Il Diletto Che In Petto Mi Sento(我的心里很愉快··)
9. Evviva!
10. Da Una Fonte Istesso(同样的··)
11. Io Credo Artemidoro, Che Come E Tuo Costume...(艾特米多罗,我想和你换服装···)
12. Ne Los Stato Conjugale
13. Spiriti Invisibili Che Ite Per L'aere...(在这,你们看不到···)
14. Ma V E Chi Qua S'avanza(这是谁提出的···)
15. Di Questo Bosco Ombroso(这个阴暗的森林)
16. V'e Alcun, Fra Quelle Fronde(树叶遮盖着你)
17. Ah Trovar Fra Queste Piante(这地方、这些植物)
18. Oh, Oh! Chi E Qui, Che Stassi Ad Osservarmi?(哦,哦,!谁在这里,stassi能看我到吗?)
19. Cieli! Che Fu? D'un Moto(天哪!这是车吗)
20. Evviva La Gioja
21. Gia Degl'incanti Miei(这是我的魅力)
22. Numi! Qual Mai S'opro Metamorfosi In Me? Vieni, O Maestro, E Duce!(天啊!我从来没有变态?来吧,先生)
23. Cosi Cangiar L'uom Dee D'un Mio Cenno(所以我将改变,女神)
24. E Un Piacer Col Caro Amante... Mentre, O Dolce Mio Tesoro(我喜欢和亲爱的情人……我亲爱的,甜蜜的)
25. Che Fa Pe, Perche Non Viene?... Ciocche Piu Apprezzasi Tutto E Follia.(这是为什么,是不是?……所有的Ciocche和apprezzasi更疯狂。)
26. Del Giardin Per I Viali Le Mie Figlie Trovero... Che Confusioni Strane!... In Un Momento(为女儿找到林荫大道……奇怪的混乱!……在这个时刻)

CD2:(整轨)

Disc: 
1. Pazienza Figlie Mie
2. Se Il Tuo Sposo E Assai Brioso(如果你的新郎非常出色)
3. Eppur Malgrado Il Ragionar Del Padre(然而,尽管父亲的ragionar)
4. Un Bocconcin D'amante
5. Forse Il Contegno, E Il Ragionar Che Tenni Con Dori(多莉,我让ragionar更有风范)
6. E In Casa Altrui... Per Questo Muso(在别人的房子里……这个吻)
7. Voce Confusa E Tronca(截断模糊的声音)
8. Che Fu, Che M'avvenne!... Forse Qualche Vapor(是,我是!……也许是Qualche幻想)
9. Sognai, O Sogno Ancor?... Certo Io Provai Poc'anzi(当然,我想刚才……幻想?是幻想?)
10. Costante, E Ognor L'istessa(istessa 仍在继续)
11. Questo Magico Abituro(这神奇的abituro)
12. Ancor D'Artemidoro Il Cangiamento... Piu Che Io Penso Al Caso Di Pe
13. Venite, O Donne, Meco... Un Galantuom Mi Sembra... Selvatico Non Par.(来吧,女士,我……)
14. Ne Posso Ancor Trovarle!(你甚至可以找到他们!)
15. Ma Perche In Ordine Il Tutto Vada(但是,因为一切都有秩序)
16. L'allegra Dori Ecco Che Fuor Sen Viene(离开森林,这是快乐的大道)
17. La Ra La La Ra La Ra... Che Filosofo Buffon!(啦,啦,啦…Buffon的哲学家!)
18. Dell'antro Mio Cosa Ti Parve Ofelia?(奥菲利娅的爱屋)
19. La Ra La La Ra La Ra...(啦,啦,啦……)
20. Ofelia, Alfin Ti Trovo
21. Quel Muso Arcigno, E Burbero... Il Tuo Natio Carattere(Quel Muso Arcigno, E Burbero……你的家乡)
22. Non Veggio Piu Ne Figlie Mie, Ne I Sposi(我最爱的人,嫁给我)
23. Ofelia!... - Va La, Faccia D'Astrologo(奥菲利娅!……-好,你的预言家)
24. Trofonio, Trofonio, Filosofo Greco - Trofonio Nel Cupo Di Questo Dirupo(特罗弗尼奥!特罗弗你奥!西腊哲学家,特罗弗尼奥,在这个魔术洞穴)
25. Da L'antro Uscite... Pronte Seguiamo... Lieti Prendiamo Il Fausto Augurio(从洞穴出来……我们准备好了……很高兴给我们吉祥的祝福)
26. Sperar Poss'io - Tu Sei 'L Mio Bene - Via Di Qua Non Ci Arrestiamo(我能sperar -你是我的-我们离开这里)
  评论这张
 
阅读(146)|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