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桥卧波

凡尘多变,而音乐永恒。

 
 
 
 
 

日志

 
 

菲尔德 夜曲 奥克诺  

2017-12-22 17:13: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菲尔德  夜曲  奥克诺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菲尔德最著名的作品就是这套《夜曲》,他同时是夜曲这类钢琴体裁的始创者。

在类似欧洲音乐史这样的书籍中,找不到菲尔德的名字,可见,无论在欧州音乐史的地位、影响力、还是作品的份量上,菲尔德都不够资格,当然,他的创作不仅总量不够,形式也较单一(仅限于钢琴),但若说“夜曲”,菲尔德值得大书特书一笔,也不应被埋没。

“夜曲”(Nocturnes)的语源是从拉丁语Nox演化过来的,在古罗马时代,这个单词含有“夜神”之意,它带有某种神秘、静谧、遐幻、沉思的因素,由此有可能让人联想到罗马天主教的“夜祷”,所谓“夜祷”也就是天主教的“静思夜祷”,它是把宗教的内心虔诚祁愿与静夜连在一起,人都如此,若思想一但远离尘世的喧哗与尘嚣的杂扰肯定会纯净与深远很多,我是喜欢静夜沉思的,夜光的洗涤更能通透内心,菲尔德的夜曲也正是直接体现出与天主教“夜祷”的亲缘关系。

肖邦的夜曲创作源来自菲尔德,这毫无疑问,两者之间的差别在于:肖邦在夜曲的很多章节都注入较为强烈的戏剧性因素,他有节制的将夜曲的规模扩大了,或更直观的说,他的三声中部容纳进了更多内容,你可以说肖邦的夜曲更富于尘世的诗意与戏剧化的表达,但菲尔德的夜曲却始终保有着朴素的宗教牧歌形式,它或许没有肖邦那么多的精雕与装饰,却散发出更多本原的宁静清鲜气息。

菲尔德(ta="1782-1837" style="border-bottom: 1px dashed rgb(204, 204, 204);" >1782-1837)是爱尔兰人,他是钢琴大师克莱门蒂的高徒,也不知是怎么想的,他几经周折,于1803年定居于俄罗斯圣·彼得堡(有资料显示克莱门蒂有利用菲尔德得利于商业目的之嫌,当克莱门蒂离开彼得堡时菲尔德没有追随,借以摆脱),但他要是定居巴黎或维也纳境遇会大不一样,俗话:男怕选错行,女怕嫁错郎,不管怎么说,他1803年的户籍选择对他音乐的创作与传播都有些负影响。

尤其值得指出的是,尽管缺乏天时地利的助推,菲尔德这套《夜曲》仍然对欧洲钢琴音乐的创新与发展具有直接的、持续的影响力,自菲尔德始,以钢琴小品的形式抒发浪漫主义的情趣逐步成为钢琴音乐创作的一个主要潮流,菲尔德实际是推开了一扇钢琴音乐创新的“大门楼”,他唤起了钢琴写作体裁多姿多彩的演化与生成,至此,无言歌、即兴曲、叙事曲、夜曲等等钢琴小品形式,被更多的钢琴作曲家喜爱并创作出来。

夜曲的基本结构形态是主旋律加上分解和弦,什么叫分解和弦,《牛津简明音乐词典》的释义忒含糊:“一音接一音或一组接一组,而不是同时演奏一个和弦”,谁看得明白?懂的不用看,不懂的仍然不明白,以我看,这样解释会更好懂点:“ 以助奏的形式演奏主音的属音和弦(当然包括它的泛音)就叫做分解和弦”。以C音(1)为例,它的泛音序列是什么?C.E.G(1.3.5)对吧,也就是说在键盘上你弹奏C音,这个音的泛音会以1.3.5的序列循环空泛发声下去,1.3.5是什么?大三和弦对吧!同时我们也看的很清楚,主音与属音相距五度,也就是说五度音程关系是音调中整个音程关系的中心,它的内在关联决定着整个调性关系的协和性走向。那么现在我们基本明白了,所谓主旋律加分解和弦就是:右手弹奏主旋律,由于它的分解和弦多在主旋律的下属方向,因而左手弹奏它的分解和弦。这就是“夜曲”基本的结构形态。

必须说明,这样释义肯定不合教科书的规范,但更说明问题,同时,夜曲的分解和弦表现形态也多种多样,都说得码一堆字,文字长点肯定发不出去,所以,我只说最基本的,并尽量以几句话概括。

那么,主旋律加分解和弦的这种音乐形式与什么最接近?熟知的cm人一句话就能明白——歌唱,很多人不明白钢琴的歌唱性,听听夜曲就一目了然,钢琴音乐的旋律性特点,以夜曲的表达最为明晰,我们听听降E大调第一号,主旋律不用多说,标准的大调形态,旋律如一首抒情的小咏叹调,恰似夜色下含苞欲放的丁香,香气徐徐自溢,而左手的和弦以31 531为基本和弦,将“香气”向深远处徐徐散发。第二首使用了第一首的关系小调(平行关系调)c,但性格相近,如第一首的姊妹篇章,能听出为什么吗?——音程基本上在一个平行的音列上,左手的分解和弦大体相同。

总体来看,菲尔德的这套夜曲始终把握着和缓与平稳的速度,有节制的抒发着细腻与柔软的感情、亦或温柔或忧郁的浪漫主义情怀,他在写作上很少将速度放开,每一段音乐都如同夜的静思与沉吟,听听第六首F大调,开声平稳的旋律不时加上装饰性音符与华丽流利的葩音,就如同女声部的花腔,而左手的分解和弦则始终保持平稳的进行,真是精彩,文字计,不多说。

这套《夜曲》版本不多,市面也少见,我手里的三套中,最满意chandos公司的米切尔·奥鲁克(miceal Orourke)版,却怎么也找不到了。爱尔兰钢琴家约翰·奥克诺在Telarc录制的版本也堪称翘楚,他的演奏左右手平衡出众,很好表现出平和安谧、充满诗意而又如微风徐来水波不惊的特质,很值得仔细玩味。

1.降E大调第一夜曲
2.c小调第二夜曲
4.A大调第四夜曲
5.降B大调第五夜曲
6.F大调第六夜曲
8.A大调第八夜曲
9.降E大调第九夜曲
10.e小调第十夜曲

11.降E大调第十一夜曲
12.G大调第十二夜曲
13.d小调第十三夜曲
14.C大调第十四夜曲
15.C大调第十五夜曲
16.F大调第十六夜曲
18.E大调第十八夜曲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