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桥卧波

本博所有文字均属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肖斯塔科维奇 第八交响曲 海丁克与普列文版  

2016-08-05 19:57:35|  分类: Shostakovich 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斯塔科维奇 第八交响曲 海丁克与普列文版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老肖第八交响创作于1943年,同年11月由穆拉文斯基指挥前苏国家交响乐团首演于莫斯科,但受到前苏俄当局严厉批判,并由此被“冰冻”至上世纪60年代才得以恢复演出,此作和第七交响曲一样,同属战争题材,但在深层次的思考上比第七要深入的多,它透过渲嚣与惨烈的表层,把目光投向了战争问题的核心,并大胆坦露了太多对战争残酷性忧虑和对无辜生命发自内心的人文关爱,作品所表现出深深的无奈与凄惶悲伤色彩给人以深刻印象,它的思想性与艺术性是体现在这里的。

 

任何独裁统治都一样,大多都不允许文学艺术深入到症结核心,核心是禁区,在外围玩玩可以,踏入禁区是不允许的,统治当局虽都打着所谓思想的旗号,其实大多与思想无关,而与统治相关,所以,这部作品为苏俄当局强烈不满在预料之中,但文人与真正的艺术家又都有其正直与幼稚的一面,这是他们与市侩之间的本质区别,市侩的特性在于擅见风使舵,所以,在旋涡中,市侩们总能游刃有余,玩的有来道去,但纵能玩到上天入地,充其量也只是“玩”而已,却留不下真正有价值的东西,这反过来又是艺术市侩与艺术家的本质区别,而老肖的可爱就在这里——不管身居何境,都保有艺术家的良知,在音乐创作上,秉赋的正直驱使他绝对敢于大胆“发泻”,不管是坦诚直面、是冷嘲、还是辛辣的讥讽,还没有第二个前苏音乐家能如此,而这一点恰是老肖音乐创作独有的特色,就像这部第八交响曲,纵然身世坎坷,终为大作。

 

老肖此作从思想上抛开了主义式的正义与非正义之别,站在一个更高的高度审视,重在表现战争带给人民的巨大伤害,并由此引发的思考,第一乐章柔板-快板-转柔板,调上使用了阴郁富于思考的c小调,曲式上有人认为是“中间夹着快板的三段体”从大的布局上看未必没有道理,我则以为它更接近于奏鸣曲式,把它定位于奏鸣曲式能更清晰地看到展开部与再现部的宏观与深刻,也更容易理解老肖的深意,而定位于三段体,曲式本身的承载力则稍嫌轻了,思想的沉重使得三段体本身的支撑不足,内容的深刻必然要求要有相应的外在形式来匹配,艺术的均衡原则在何时都是必要的。

 

开始是一明确的引子,在c小调上由大提琴与小提琴阴沉严肃的对话构成,既富于表情、又富于思想,第一主题在0.59分(普列文版)由小提琴极其轻柔的奏出,略带哀伤,随着力度渐增,情感的份量也在逐步增强,伤痛之情溢于言表,第二主题出现在6.06分,略缓和,但仍然带有哀伤色彩,它的作用是似乎将审视的目光延伸,音乐变的凝聚而深沉,整个呈示部的着墨单色、清晰简洁,音乐在12.17分进入到展开部,气氛骤变,引子与主题完全以异化变形的姿态出现,面目狰狞,音乐开始表现出强烈的戏剧性张力,这一段展开部写的较复杂,具像多端,你很难以一种加以概括,17.24分达到高潮,在这里我们可看到老肖一旦渲泄起来是何等的不顾一切,倾泻而出、而这一切随着一支英国管悄然而起的独奏沉寂下来,再现部被慢慢的拉开,从展开到再现的过度很自然,笔法巧妙,“介质”就是这支英国管,它一举两得,既表达了战争过后的荒芜冷寂与思考,又随着镜头的延深,悄然进入展开部,将前面的主题一一带出,这一乐章,除了呈示部第二主题不具备明显的对比性外(对老肖的作品,调性也好、主题也好,已经很难再用传统的曲式去套),与奏鸣曲式更契合,所以,将其定位于奏鸣曲式我以为更恰当,理解上也更便当。

 

第二、三乐章都是谐谑曲,老肖的谐谑曲多引人入胜,第二乐章属复三段体,它由两个性格特异的主题构成,一个是开始的二度三音音型,基础调性在升C上,音乐怪诞而步伐沉重粗野,B段主题1.42分由短笛奏出,带有俏皮的玩耍味道,它让我联想到斯特拉文斯基的“彼得鲁斯卡”,两个主题多交叉融合,音乐也不断冲向音响的高潮。第三乐章在老肖谐谑曲中最具特点,它在音响上的狂势达到了整部作品的顶峰,应该在e小调上,迟续不断的四分音符与固定节奏型,分别由弦乐、木管与铜管反复演进,越展开越让人感觉到严峻与冷酷,你会很自然联想到冷血无情的战争机器,除此,既能听到“双方”激烈的对抗,又似乎能听到在战争机器碾压下的哀号,它不间断进入缓慢而悲哀的第四乐章。

 

后两乐章仍是不间断演奏,第四乐章表情肃穆,显然是在缅怀战争的死难者,曲式上是一首变奏形态很不“明晰”的变奏曲,主题在0.13分由铜管呈示,在由弦乐器接过后转为低咏,所有的变奏都在悄然无声中低声进行,特别是前四段,需仔细甄别才能分出“句逗”,直到圆号的加入,这里除了低垂的头与黯淡无光的坟墓气息,你丝毫感觉不到“胜利者”的姿态,难怪独裁们会恼火,到第九变奏时直是催人泪下了,而尾声浑沌暗寂、了无生息。第五乐章很有意思,音乐瞬间从死寂中回到田园风情,仿佛一步就跨越了残酷的战争,老肖并没有按常规写一部庄重的终曲,笔锋一转,以色调明朗的回旋曲奏鸣曲终结,体现了作者对平静生活的渴望与期待(别忘了,1943年正是二战最为惨烈的一年),中间虽有第一乐章战争主题的再现,但音乐最终在宁静明朗中结束,从整个布局上看,这一乐章独出心裁,尽管份量略显不足。

 

海丁克“肖八”的演奏以思考性见长,并且贯穿始终,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他棒下的老肖比前苏俄指挥家的版本都富于思考,尽管思考性并不等同于诠释的深度,但他却把演绎的目光投向作品的内核,同时,也以杰出的演绎引导听众更加关注于第一乐章和末乐章,第一乐章呈示部的凝思部分更容易让人聚精会神的听下去,弦乐声部的下笔较深,而中间的动态幅度开阔,又表现出相当不错的构架感,稍嫌不足在于再现部分弦乐的力度反而轻下来,未能勾勒出有力的筋骨。从音响性的角度讲,中间两乐章在动态幅度上我以为在提升一步会更好,虽然快速度与强动态下的构架足够清晰,但狂势稍嫌不够,这两乐章都要表现出足够的“癫狂”才够味,海丁克还是忘不了“理性”,还是没有浑然忘我不顾一切的“豁”出去,后两乐章都令人满意,第四乐章显出了其在声部组织上的功力,低咏中的轮廓相对要清晰,但对作品灰色氛围的描述并不比普列文出色,末乐章非常好,海丁克赋于其强大的结构感,而且与以深度,这个“句号”似比别人画的醒目。

 

肖斯塔科维奇 第八交响曲 海丁克与普列文版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普列文与伦敦交响乐团1994年版是个富于特色的版,可惜此版网上找不到,它被美国《T·A·S》评为“发烧名片”,说明着此版音效出众,普列文可谓是将老肖这部第八的演奏幅度拉到极至了,它在轻与重、力与柔、精细与宽广的对比上非常令人满意,这在第一乐章就有所体现,而面对“发烧名片”,人们容易忽视它在诠释上的优点,其实他的演奏在深入程度上未见得逊色,第一乐章呈示部既柔和又宁静,笔力不深,但它提供出一份格外的舒缓与宁静,这与老肖的用意并不相悖,而也正唯如此,后面的对比才更加鲜明。你不能不惊讶于普列文制造动态的绝大本领,背景干净但动态十足,中间两个乐章怕是无人能出其右,特别是第三乐章,迷人而强劲的动态简直能让你从座椅上惊跳起来,第四乐章在声音的响度上很恰当,恰如其分地表现出灰色与死寂的氛围,他在整体结构与布局的清晰与逻辑性上与海丁克表现出不同的思考,但以此来判定优劣取舍并不足取。


普列文版整轨: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