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桥卧波

凡尘多变,而音乐永恒。

 
 
 
 
 

日志

 
 

肖斯塔科维奇 第七交响曲 海丁克 罗日杰斯特文斯基  

2016-08-03 16:13:27|  分类: Shostakovich 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斯塔科维奇 第七交响曲 海丁克 伦敦爱乐乐团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老肖第七交响“列宁格勒”创作于特定历史时期,它的创作背景是1941年纳粹德军围攻列宁格勒(今圣·彼得堡),这部作品在当时极大鼓舞了战时的苏俄军民,并远度重洋由托斯卡尼尼指挥在美国的首演,受到美国听众的由衷欢迎,显然,这是一部背负着重大历史题材和政治动因的大作品,它被称誉为“战争史诗”名符其实。

 

但在艺术创作上,有一基本矛盾不容忽视——但凡重大内容题材,往往易流于表象与陈词滥调,掌控能力是另一问题,你很难找到并把握住能与这样重大题材相匹配的艺术形式,更难于在政治考虑与艺术性上平衡取舍,口号式的空洞与政治需求的喧嚣就在所难免,在专制集权的国度里,这样的作品大量充斥屡见不鲜,而在这个层面上,老肖这部第七交响曲堪称上品,它既尊重了历史真实、又不负所托起到了应起的鼓舞作用、又具有相当的艺术真性,作为一部带有政教意义的作品,能够流传至今,为一些西方指挥名家和一流乐团所青睐,并受到古典乐迷由衷喜爱是非常不简单的。

 

从另一层面看,它又不可避免带有此类题材艺术作品的通症——在叙述史实与艺术精华上难于兼顾,当两者一致时一切OK,当两者相悖时政治动因往往起着决定作用,既使不考虑政治动因,重大题材本身叙事的需要也往往会减降艺术表现力,(至于大陆一些不顾历史与客观现实的胡编乱造则根本不在此论之内,也与老肖此作有天壤之别,那完全是政棍与票子混子们嫁接出来的低级怪胎),这在第一乐章很能说明问题,首先,它在两点上令人印象深刻:  一、颇具灵感的侵略插部,尽管它受拉威尔《波莱罗》的启发,仍是神来之笔,我想不出巴托克为何在他的《乐队协奏曲》中加以讥讽,整部作品,给人留下最深印象的就是这个侵略插部。  二、在曲式上,一个明显的意义则是:以一个庞大的插部取代了展开部,而衔接上还算自然顺畅,这样清晰而又成功的范例前人似还未有过,这显然大为丰富了奏鸣曲式的格局与表现力,它表现了老肖对传统曲式游刃有余的驾驭力。

 

开始由低音弦乐与中提琴演奏出低沉浑厚的第一主题,它被专家们概念化地喻为具有男性化气息,第二主题出现在属调G大调上,2.10分由小提琴奏出,你能感觉到在安详目光之下静颐美丽的田园风情与月光下沉睡的大地,从整个乐章的布局看,这两个主题都属于铺垫性的,它与随之而来的侵略插部形成强烈对比,意在说明和平安宁的生活既将被纳粹的侵略打破,侵略插部是自6.19分始由小军鼓伴奏下的机械般的固定音型,它由弱渐强,以固定的节奏与旋律反复演奏,直到形成铺天盖地而来的洪流,15.16分音乐突然转入c小调,第一主题的一个片段(三度四音型)作为抗争主题与侵略插部形成激烈对抗,造成骇人的强烈戏剧性效果,画面惨烈而悲壮,音乐在20.32分进入到再现部。


以纯音乐角度看,除却公认的史诗性,第一乐章过于冗长(28分钟左右),以我看,第一主题呈示、展开部后半段与再现部后半部都可再精炼些,我个人以为效果会更好,能够留下强烈艺术印象的东西都不可过于铺陈,如第一主题呈示部分,因为过长,C大调庄重明亮色彩并不突出,反而显得厚滞,当然,史诗性的作品多会在诉求上增加比重,此乃叙事要求的必须,非此不足以构成史诗,但也往往并非是艺术精华的概括,鱼和熊掌有时确是难以兼得。

 

第二乐章谐谑曲,复三部曲式,A部优美又不失优雅,它的音乐表现是战争间歇中一段愉快的回忆,与此乐章“回忆”的标题相吻合,弦乐拨奏后,单簧管还保持着句型的优美,但随之突然插入B段,双簧管机械的旋律喧闹而面目扭曲,并传染似的向整个乐队扩散,令整个乐队都梦靥般的曳动起来,A段再现时饶有趣味,似乎是经过了妖魔的浸染,开始低音大管的再现恍若梦游,直到小提琴接过去才归于原型。

 

后两乐章不再赘述,第三乐章标题“祖国的原野”,四乐章“胜利”,循此聆听,理解上并不困难,总得看,这是一部主题鲜明的作品,但令人困惑的是,老肖于1979年出版的自传体回忆录《证言》在谈及这部作品时却提出了完全不同的说法,他说道:“我在写作这一主题(注:指第一乐章的“侵略插部”)时,心里想的其实是另一种摧残人性的敌人~~,我写的是为在~~~极权暴政之下牺牲的几百万人的追悼”,这一下子将这部作品从二战题材转变为对当时极权统治的控诉题材,如此的变化与说法让人难以理解,说辞的根据也并不可信,(不仅如此,这部书的一些“证言”都令人困惑),其实,不管老肖个人咋说,这部作品的二战史诗性质都不会被改变,界碑一旦矗立,行成共识,怕是作者本人也无法更改,由此可见,以作曲家或艺术家个人说法作为根据,来判定艺术与史实真伪往往并不足信,这样的事例并不少,如克伦佩勒对唱片录音的貌似反感、李赫特对与卡拉扬在录制贝多芬三重协奏曲时的分歧与对演奏本身的评价等等,都不足以采信,艺术家个性说法可作为参考,他们的思想与观点有的偏颇,有的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改变,而艺术真性与史实则不会改变,你对此或许未曾认知,但“它”一开始就是在那里的,不会因为说辞与人际的是是非非而改变。

 

演奏上,海丁克仍然保有着干净、平滑与均衡的特点,他的肖交也总是长于思考,于精准细腻中显出线条的优美,如第一乐章二主题很富于诗意,又善于将诗意细化,但他对平衡的要求实在太高,以至于接下来的侵略插部未能放开手脚,第11分钟的弦乐显得拘紧,最终让人觉得差一口气,但你又不能不佩服他所调度的层次,还是插部这一段,高压之下,声部的层次相当出色,而又合拢为一个统一的整体,没有一个声部“冒”出来,演奏之力是在均衡展开,从而构成一个完整的乐段走向,他的演奏尽管过于精细,却并不失气势宏大,略有不足,终为上品。


海丁克伦敦爱乐团版分轨豆单链接:http://www.tudou.com/plcover/fGdxOJ9hhTk/



 

肖斯塔科维奇 第七交响曲 海丁克 伦敦爱乐乐团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罗日杰斯特文斯基与苏联文化部交响乐团版则与海丁版不同,他的演奏趋于感性,他并不大关注声部与声响的雕琢,虽听来显得粗放,但音乐直观而生动,他的特点恰在于放得开,收与放都能表现出音乐的鲜活,俄裔指挥家本能地更加在意脉落“血液”的流动,“侵略插部”这一段,由于背景干净,声音的空间感出色,管乐与海丁克的伦敦爱乐团音色味道明显不同,细部并不讲究,虽略显怪异,但煞有介事的声响反倒能直观影像出纳粹不可一世的嚣张,越到后面对感官的刺激越强,演奏强调了打击乐与管乐器,它构成整个演奏的中坚,并形成特色。

罗日杰斯特文斯基 前苏文化部交响乐团版整轨链接:http://www.tudou.com/programs/view/6dTWw5K6PKI/

第一乐章:27.30 第二乐章:10.51 第三乐章:15.51 第四乐章:20.31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