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桥卧波

凡尘多变,而音乐永恒。

 
 
 
 
 

日志

 
 

由切利比达克说开去——附与文字相关的唱片  

2016-08-29 09:07:29|  分类: 音乐杂谈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由切利比达克说开去——附与文字相关多版唱片(更新中······) - wjs20151025 - wjs20151025的博客
 
20世纪是指挥家的世纪,指挥家迭出,大师也不少,但能称之为受人景仰的大师不多,切里比达克算一个。

什么叫受人景仰?即在某一领域或方面登峰造极,达到别人难与企及的高度,而切里比达克慕尼黑版布鲁克纳是达到了这样高度的,他的神性、层峦之巅般的审视力、事无巨细而又令人望而生畏的繁褥解读与内在精细度,别人难与企及,以至于说布鲁克纳不能不说切里比达克,特别是他的第5、7、8、9号,的确如借神力,与天穹相接,你看到未看到,肯定不肯定,喜欢不喜欢,这都是事实。

神性的切里比达克是到了指挥生涯晚期才有的,且只在布鲁克纳这里找到最神配的灵感,这个时期与慕尼黑爱乐团值得称道的演出还有勃拉姆斯交响曲,你还能列举出老柴的“悲怆”与德沃夏克的“新大陆”,但他这个时期的贝多芬交响曲则一般,节奏速率不对头,特别在贝9这里表现的尤其明显,节奏对贝交意味着什么?——生命线!背离了贝交正确的节奏,也就背离了贝多芬赋予其中的生命质地与精神特征,精准的演奏步伐在贝多芬这里显的尤为重要,需要阔步前行的时候绝不能闲庭信步,凝滞的血液喷射不出激昂的高歌,每当我看到对切里比达克慕尼黑版贝九的溢美之词不免发问:你真的听过?

大陆的音乐评论只所以很难具备学科上的意义,很大程度上在于它的偏见与盲目,音乐评论的第一要素是客观,第二要素还是客观,在这里,哗众取宠与夜朗自大最要不得,病态盲目的吹捧相对应的必然是病态盲目的打压,二者依随如孪生兄弟,而以否定来支持肯定则是最常见的写作手法,如:肯定切里比达克就常常连带着否定卡拉扬,但观点之偏激幼稚往往令人失笑。

前几天看了一位博导级音乐教授介绍切里比达克的文章,文章写的不错,对于了解大师的指挥艺术有所裨益,但有两个重要论点仍失之于偏颇,且吹捧的味道过于强烈。

论点一、关于富特文格勒及其继承人,教授说道:“富特文格勒以独一无二的温暖音色、错落有致的句法勾勒、进退自如的速率节奏、细致入微的表情处理、以及良好的音乐整体连续进行感,使其终于成为上半个世纪中真正懂得乐队演释艺术的无冕之王” “而切里比达克是这个无冕之王位的唯一继承人。” 这显然是对富特文格勒指挥风格了解不够的缘故,富帅指挥风格的精髓是什么?——自由速度之下强大的结构功力需知,精确速度之下能表现出强大的结构力已经很难,在自由速度之下就尤其的难,什么叫自由速度——即:脱离开谱面所规定的节拍数,而寻求自由即兴的演奏速率,它对指挥家的结构能力形成绝大的考验,你非得具有对作品、同时对管弦乐声部强大的控制能力才行,所谓大开大合,所谓拿得起放得下。自由速度,一般指是放慢頻率而不是相反,快而立不难,慢而又整又立才难,这是富帅有别于战前战后许多指挥家的主要区别,也是他指挥艺术的精髓所在,论温暖音色他肯定不是独一无二的,论错落有致、进退自如、细致入微,他也不是最好的,唯有在自由速度之下表现强大的结构力,他独一无二,但与他相仿的还有同时期的指挥家门盖尔贝格,同样是二战前后不可多得的指挥大师,门氏所把握的自由速度,潇洒而曼妙,更有味道,你一定要说他的不足,则在于门氏在提速时的力度不够紧凑,羽毛扇轻摇时他挥洒自如,但若论呼风唤雨,还是富帅的大动静更显功力。
富帅指挥艺术的精道不用多说,但同时必须了解:托斯卡尼尼同样居功至伟且并不逊色,门盖尔贝格等多位老大师也绝非等闲之辈,说富特文格勒是无冕之王,对托斯卡尼尼、对门盖尔贝格等诸多二战前后指挥大师明显不够尊重,也不公平,而用上“真正”两字,则有危言悚听之嫌,这是典型大陆式的论证方式。

明白了富帅指挥艺术精髓之所在,也就同时会明白说切里比达克是其唯一的真正的继承者完全失当,两个人的指挥风格与擅长迥然不同,并不具有承继与贯通脉落,切里指挥追求的是什么?——哲学性的逻辑表达,因而他把演绎最大程度的细化了,他的结构方式靠的是精细的、匀称的、逻辑性的细部堆积,精细而完整,最后形成磅薄与宏大,这与富帅的风格说不上南辕北辙也是秦楚不一,说切里是其唯一的继承者,根据在哪里?论据又在哪里,仅仅凭拍脑袋?还是仅仅凭其出自其门下?退一步讲,即使从保留曲目上看,两人也差异甚大,富帅的擅长在贝多芬、勃拉姆斯、舒伯特和瓦格纳,他的布鲁克纳则很一般,而切里最为擅长的恰在布鲁克纳,他的勃拉姆斯、老柴、德沃夏克都可登堂传世,但都未至顶尖,且对手盘太多。其实,教授的真实意图是有意无意的暗称切里是20世纪后半叶指挥界的王者,但这样的偏颇与孤陋寡闻就让人怡笑大方了,且不说卡拉扬,活跃于20世纪后半叶的瓦尔特呢?巴比罗利呢?比彻姆呢?克伦佩勒呢,再如与他同辈的索尔蒂、朱利尼、伯姆、伯恩斯坦呢?太多了,哪个不是文武昆乱不挡,歌剧、管弦乐、协奏曲通吃,相形之下,切利的疆界领域与保留曲目还是显的窄狭的多,涉猎与资质也并不充分,尽管他无愧于大师称谓。

论点二,作品与演绎的关系,教授为了让切里比达克上位,用了大量篇幅论说切里演绎的独创性,甚至暗指其“再创造”超越了原作。作品与演绎的关系本是并不复杂的问题,但过度的解读却往往让它复杂不堪,就音乐自身而言,演绎是演奏者对作品的还原,我们需要明白两点:1、演绎的性质是在“篮本”基础上对蓝本的解读与表演,2、即然是解读与表演,就必然带有演奏者对作品的判断与个性成分。上述两点连带出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什么样的演绎才“正确”?毫无疑问,标准就在作品本身!只有贴近作曲家创作意图与吻合作品自身精神的演绎才是“正确”的好的演绎,任何演奏都必须表现出作品的定性,而定性来自作品自身,在这个基础之上,才谈得上演绎的“不确定性”——也就是二次创作过程当中的个人理解与个性成分你看:作品与演绎两者的依属关系是非常明确的,我曾经说过:音乐语言具有不明确、不确定与非概括性,而正是这“三性”,恰恰使对音乐的理解与音乐的意义不断处于“新的生成”之中,它永远为诠释者、鉴赏者留下多释的可能,也就为我们理解音乐留下广阔空间,而正是它才使得音乐变的更为丰富多彩,由此可见,每一种理解与演绎方式都不能推翻另一种方式,音乐自身由于它的抽象性与不确定性,不可能去指定哪一种演绎是唯一的,因此,任何想以一种版本作为“正宫娘娘”,作为最佳作为唯一的说辞都是片面的幼稚的。

切里比达克晚年与慕尼黑爱乐团的布鲁克纳的确达到神级,这无庸置疑,我为此写过多篇文章介绍版本,直到现在他的布鲁克纳仍是我的首选,它特别表现出晚年切里的思考、神性与哲学深度,这种思想用在布鲁克纳这特别合适,所以有人形容布鲁克纳交响曲与切里比达克的“结合”是一场伟大的婚姻,不免溢美,不无根据,特别是第5和第8号的演奏,于无一挂漏的铺陈中堆积出无可比拟的宏大与壮观,这毫无疑问,你完全可以说切里是布鲁克纳的福星级指挥家,你甚至可以说他的布鲁克纳是“单列品种”,但你若说 “与切利相比,所有其他指挥和所有乐队的布鲁克纳都显得那么苍白、单薄和力不从心” 就纯属有悖常理的主观臆断!病态的吹捧与病态的打压没有任何客观与公正可言,也只有音乐积累明显不够或哗众取宠才能说出这样幼稚的话,在布鲁克纳交响作品诸多早以扬名立腕的演奏版中,教科书般的、纯正德奥式的、充满宗教气息的约胡姆全集版(无论是DG还是EMI)“苍白、单薄和力不从心”么?精致典雅、具有强烈的建筑美感又绝无哗众取宠弊端的海丁克版“苍白、单薄和力不从心”么?卡拉扬对布鲁克纳情有独钟,一生多次录制,他圭皋式的解读、精准细腻又不失宏大的演奏“苍白、单薄和力不从心”么?听过他的DG金版第8号么?即使老一辈大师如克纳佩布施、舒希里特、乃至到旺德、朝比奈隆的版本均可圈可点,好的布鲁克纳演奏版本实在太多,只因后来者切里比达克版出现而全盘否定,怎么说也不客观吧!

我历来反对所谓演奏版本上的唯一,是因为从学术与客观性两个相对公允严谨的角度讲,对任何作品的演绎都没有唯一可言,音乐作品抽象性本身就决定了它的多样性,它不断的处于“新的生成”这个循环链中,后来者如蒂勒曼杰出的布鲁克纳就是明证,作品的“定性”是骨架,每一位演绎者都在以自己的努力、自己的理解、自己的风格为之输以血肉,演奏本身当然有高下之分,却绝无唯一可言,音乐艺术从来就不是“唯一”的艺术,这里没有高不可攀的精神领袖,用大陆式的一元化思维解释不了西方古典音乐的多元性本质,如果因一个好版本的存在而无视之前之后众多杰出版本,那肯定是音乐艺术的悲哀。


上传几张唱片,我们可亲身感受富特文格勒等几位老大师的指挥风格,以及几位指挥巨擎在布鲁克纳第八交响曲上的精湛演出。

1、舒伯特第九交响曲——富特文格勒&柏林交响乐团1951年录音版
在舒伯特第九“伟大”交响曲众多版本中,富特文格勒1951年的Mono版最为我赞赏,“伟大”在富帅棒下表现出最高的艺术品质和最富动力的伸展性,它将富帅在结构上的功力表现的淋漓尽至,富帅在“伟大”上的表现,并不亚于他指挥贝多芬,有人曾讥笑富帅的自由速度小家子气,真乃井蛙之见,听听第一乐章引子至主部这一段何等的不凡,它完美显示出富帅把握节奏变化与结构完成的绝大本领,(你听听他如何引领“自由速度”)开声以略慢的自由速度稳稳铺开,圆号、双簧管、弦乐群依次递进,它给我的感觉就是极稳,即不飘、也不坠,对节奏与份量拿捏好极,其间的变化始终不改“总量”的均等,它的行进让人一步步对主部充满期待!直到4.13分主部的狂暴出现,而在主部呈示仅仅几个音符就粲然一转,将演奏推至极具狂暴的高潮,令人叹服之处在于这个转型,瞬间即转又毫无突兀甚为自然,真是大手笔,然更需要重视之处在于:富帅所把握的“自由速度”,绝非是灵机一动,它其实为整部作品的结构定了基调,这样的转换在后面以不同的方式多次延袭引用,只是份量不断沉重、视野不断开阔,情感不断推升,演绎却是不断的深化,这样的大手笔,让我联想起苏东坡《赤壁怀古》中“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那样的大开大合,“江上如画”仅仅四个字便撒开来去,将气象引至万千,而“一时多少豪杰”又收的稳稳当当、滴水不露,恰如一座“拱形桥”,将词的上下半阙完美连接起来,在我看来,富帅的这个精彩的过度正是这样一座“拱形桥”,它极具戏剧性的张力,整部作品的万千气象皆由此而生发。
舒伯特第9交响豆单链接:http://www.tudou.com/plcover/_SU036U2ve4/

2、贝多芬第五交响曲——依次:门盖尔贝格、托斯卡尼尼、富特文格勒版
贝多芬第五“命运”交响曲中,门盖尔贝格&音乐会堂管弦乐团(阿姆斯特丹)30年代音乐会版令人满意,合奏隽秀洒脱,从一个侧面体现了老帅飘逸自如的指挥风格,律感顺畅,变化丰富、掌控恰当,可见胸有成竹,玩起自由速度来,门盖尔贝格不输给富特文格勒,他只是不具备富帅强大的结构力,第二乐章的解析给我留下印象,从第一句开始就以稳健的律动一步步将多姿的变奏展开,但5.18分双簧管的接句有点添乱,且始终在这一乐章中找不准位置,演奏的整体感不那么完备,后两乐章有的乐段多少有点松懈,节律也有怪异处,但考虑到现场的即兴性,偶有出轨或可忽略。

托斯卡尼尼1952年与NBC(全美广播交响乐团)和富特文格勒1954年维也纳爱乐团版是客观现实主义与浪漫主义两种模式的代表作,有关这两种表象模式我多有所论,不再赘言,异同之处下面有音乐可供参考,同样具有强大的结构力量,一个来自快速度与浓缩抽紧所形成的张力,一个则在澎胀的、跌荡起伏中凝聚成强烈的戏剧性与重量感,富帅的演奏别管有多“自由”,结构这条线是始终牢牢掌握在手里的。
贝多芬第五“命运” 依次门盖尔贝格、托斯卡尼尼、富特文格勒版豆单:http://www.tudou.com/plcover/OZnkvPXYK7s/


布鲁克纳第八的几个版本:
一、早年切利演奏风格锐利激情,我曾在优酷看过他上世纪40年代的指挥录像,节奏强劲,一付血气方刚的样子,步入60年代风格有所变化,能听出几分城府,但激情的底韵仍在,他真正形成我们熟知的切利比达凯风格,则是自60年代中期开始,特别是入主斯图加特以后,演奏风格中的“血性”基本不见,激情开始得到有效的扼制,而内涵的深度、哲理性、精细度、视野的宽度明显占据主导地位,演绎变的有城府,与其它指挥大家的区别越来越大,说一句时髦的话:叫“辨识度”越来越高,有些版本不用看封面,一听就是切利比达凯,我前两天听他斯图加特版的“勃四”,真有晚秋萧瑟之风,那份飘零感如立于西阳残照之下,很棒!特别是慕尼黑之后(80年代后),完全形成自己迥异于别人的指挥风格,这个时期的切利,仿佛立于云端,视野之高远开阔上少有可及者,特别是这版布鲁克纳第八,抛开精神层面,合奏声响就像大海——宽阔、浩瀚、有着你在任何一版演奏中都难以觉察到的、平缓如海的特性与持续的震荡,他的的演奏不会顷刻卷起浪头,但持续不断的海涛一波波拍打着你的神经,魅力般激发起你音乐细胞的“持续震颤”,初听可能略显平缓,细听则内力源源,绵延而不绝,由此而形成独有的渴望,总能使人欲罢不忍沉醉其中,你可听听这个时期慕尼黑爱乐的铜管,沉着、开阔,毫无燥感,这个时期的许多演奏,于均衡中孕育着汹涌,不动则平、平中见凸,动则天翻地覆,整个舞台随之一起摇撼震荡,如海浪越过堤岸,奔涌而来。
布鲁克纳第8交响切利版豆单:http://www.tudou.com/plcover/lIDIdO0cLW4/


二、平心而论,卡拉扬的演奏确是出色,晚年的他尤其表现出内心的强悍与绝然的不妥协,管弦乐色彩带有明显的黒色光泽,表现出胸内万千气象汹涌,步入迟暮之年而又不改孤傲强悍的卡拉扬,将种种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微妙变化、对人生的感叹、感慨与彻悟、晚年突然降临的不平境遇等等因素,大量顷注于演奏中,管弦乐合奏实在精彩,强大的控制力不减当年,色彩与动态幅度、光洁度都无可挑剔,又表现出优异的对内涵的解读与再创造,确是出色表达了作品的神髓,
布鲁克纳第8交响卡拉扬1989版豆单:http://www.tudou.com/plcover/pH61HjBNa4s/


三、西诺波利的演奏无可挑剔,长大的篇幅、无一挂漏,宏伟的结构、经纬分明,弦乐华丽如织、铜管嘹亮纯净,能把铜管修饰到这般纯净的,似乎除了切利比达凯还找不出第二个版本,他的演绎在精神世界与现实世界、灵魂与肉体、毁灭与生成上找到了平衡点,也就同时找到了稳定准确的音乐语言,然后以非常稳健的步伐一步步、一缕缕将作品的内核揭示出来!你不能不叹服西诺波利把握大作品的能力与出色的控制力,老到、笃定、胸有成竹,一切都在如计算机般精密大脑的掌控之中,诺大的篇幅没有失当遗漏,特别是铜管,你分明能觉察出发自“胸腔”般的、无忌的嘶鸣与呐喊,却依旧纯净嘹亮如铜磬,音色击荡着人心、又无一丝尘埃,真是好生了得!这个足以能给“10分”的铜管,在第一乐章就已经展露无疑,仅就铜管声部说,除了切利,几个版本中,我最喜欢的就是此版了,从合奏织体上看,管弦乐声响宏大,结构却十分精细,织体的颗粒并未伴随声响宏大而增粗,足见在大处与细微处都有精到的把握。
布鲁克纳第8交响西诺波利版豆单:http://www.tudou.com/plcover/_yGTWf2rC5U/

文字中时间对应的是西诺波利版:

第一乐章开声就是第一主题,在低音管的衬托下,低音提琴演奏出第一主题,表情凝重、眉头紧锁,铜管声部介入后,力度与幅度陡增,第二主题出现于2.12分,富于情感色彩,带有几分凡间的暖意,并渐趋抒情,与冷沥的铜管相对,木管则铺以暖色调,为这个主题的抒情性助色,4.10分,在弦乐拨奏下,由铜管声部奏出第三主题,并与弦乐对应,形成一巨大的高潮,然后转入展开部,整个呈示部、展开部都像是站在层峦之巅在与天穹展开对话,这里即有对尘世的依赖、又有对上帝的敬畏,即有对人生的回顾、又有对另一世界懵恫,第一主题显然具有启示性,它在人与上帝、人与天穹、乃至人与天穹之外的宇宙上让人浮想联翩,思绪如翅般的飞扬,启示性的音乐往往具有神秘色彩,从音乐上看,一面是柔软的、一面是威严的,一面是倾诉的、一面是笃定的,一面是爱恋的、一面是敬畏的,包容太广阔,与上帝天穹宇宙恍然若接,从音乐上你能体味到主的威严肃穆,而又难以确定难以触摸,展示出极其丰富繁杂的精神世界,它即表现了布鲁克纳从肉体上对尘世的眷恋,又表现了精神世界对宗教的敬畏与向往,又恍然与天穹之外的混沌状态对接,真是把你的心灵塞的满满的,尾声的铜管毫无疑义带有警示般的启示意义,到终结也没有答案,似乎结束在“虚无”中。

第二乐章三段体,A部是典型布鲁克纳式的粗犷豪放主题,他将这个乐章标注为“德国的野蛮人”,透过音乐你能“看到”笨拙的身驱肢体蠢蠢欲动,放肆的大笑、无忌的狂行,在理解上,我更愿意将它作为布鲁克纳现实生活的一个“反向对照”来感受,与他现实中的软弱矛盾、犹豫布定形成鲜明对比。

第三乐章是一伟大的慢乐章,布鲁克纳自己认为这个慢板在他交响音乐中最伟大,开声在弦乐的柔和低语中,第一小提琴群唱出简短的正主题,这个主题带有冥想、圣歌般的美妙气息,并逐渐向上盘桓,2.13分出现付部主题,依然形成向上的琶音,这俩个主题似乎都经由天庭之水的洗涤净化,然后再飘回到人间,它不断出现、不断盘桓净化,越来越纯净美妙、情感性表达越来越深遂,而配器也越来越丰满,温暖的圆号与朗润的木管不断为这一净化过程增添令人难忘的情调与色彩,中间段落随着插段的出现,音乐开始注入力量,并为后面的高潮埋下伏笔,之后这俩个主题又一次次出现,它的旋律之美与情感性直入心扉,美妙的旋律来自内心深层,又回归于内心,这里有灵魂的自诉、无言的凝望、有充满情愫的感恩、有不舍的眷恋,还有种种难以具说的启示与警语,布鲁克纳将这些都化作一个个音符、一条条旋律,不断萦徊、盘桓、冲刷,不断净化、凝聚、升腾,直至累积凝聚成一雄阔庄严、动天撼地的持续高潮!之后,似乎一切都得以终结,高潮渐退隐,圆号的吹奏主部主题简直令人心径摇曳,弦乐逐渐与之紧紧交织,而尾音则如灵魂脱壳,扶摇而直上九霄。

第四乐章在弦乐持续锤击节奏的背景下,铜管与打击乐共同演奏出一个燎亮的英雄主题,布鲁克纳将这一乐章题为“宇宙末日启示的景像”,因此,有的专家认为这一主题是在描绘宇宙崩溃的景像,我却怎么也无法将这样令人振奋的持续高潮与“宇宙末日”联系在一起,这说法似有些太过牵强,如果一定与宇宙相关,这满身“黄金甲”般的英雄形像也似乎是预示着新世界“重生”的希望,1.47分是由弦乐演奏的略显柔软的圣咏主题,而由铜管吹奏的第三主题将圣咏旋律推向更加悲悯沈郁中,这两个主题都富于哀挽的追思与冥悼氛围,展开部多在这两条线上游弋,确是表现出“末日景像”,并形成一相当感人的天地万物的大哀祷、大追思场景,而就在这追思哀婉的历程中,一个新世界却在逐渐生成,毁灭的结果却是重生,这里既有“无可奈何花落去”又有“似曾相识燕归来”,最后的尾声具有像征意义,一个新的世界在毁灭的废墟中重新建立起来,就如同凤凰涅磐、浴火重生。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