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桥卧波

凡尘多变,而音乐永恒。

 
 
 
 
 

日志

 
 

肖斯塔科维奇第五交响曲作品与版本赏析 海丁克 穆拉文斯基  

2016-04-29 09:27:43|  分类: Shostakovich 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肖斯塔科维奇 第五交响曲  海丁克  穆拉文斯基版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自《麦克白夫人》风波后,让老肖在创作上暂时摆脱困境的是这首d小调第五交响曲,此作紧挨着他的第四完稿于1937年,一问世就受到官方、专家与大众的好评,像这样“三方”一致叫好的局面在苏维埃音乐创作上并不多见,大众与专家叫好不奇怪,它确是一部杰作,官方一反常态称誉多少到让我有些困惑,后来想明白了,一个国家的人文传统与艺术气息很难被官方长期左右,苏俄究竟有着辉煌灿烂的音乐史,特别是自19世纪中叶格林卡之后,大音乐家层出不穷,穆索尔斯基、巴拉基列夫、柯萨科夫等直到柴柯夫斯基,这显然是俄罗斯民族艺术精华与人杰地灵孕育浸润的结晶,没有深厚的人文传统达不到,从另一角度说,执政者们也更在意铲除威胁到执政地位的敌对势力,而对“江湖”则往往网开一面,老肖自1919年一举成名后,他的作品迅疾在世界各地广为传播,对这样国宝级的艺术家,官方有时也会打两棍子,但一般不会敲死,打两巴掌揉一揉是最好的控制策略。


只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从作品本身看,除了第四乐章有着贝多芬式空洞的歇斯底里般的胜利喧嚣外,我看不到在思想与音乐创作上对当局的妥协,更没有迎合,老肖自己说他的第五交响是“一个苏联艺术家对于公正的批评实际的、创造性的回答”,这话说的太艺术!表面不动生色,骨子里透着棱角与冷峻,作品的基调基本是悲剧性的冷峻的,这在第一乐章就大胆表达出来,既不遮掩、也不妥协,开声就是大提琴与小提琴在八度上的卡农,颇具思索性,又带有坚毅、阴沉、不妥协的个性,在引子中双音节奏型伴奏下,0.35分引出主部主题,它沉静圣洁而下行,然后与引子部分并置发展,整个呈示部取得结构的方式与第四交响曲相同——即:A、引子的双音音程与节奏型构成乐章的基本动机,B、引子——主部主题呈示——发展动机与主部(形成小高潮)——副部主题呈示并展开——展开部,这个与第四交响基本一致的结构方式就颇具深意,所不同的是,这两个主题注重了旋律与抒情性,和声关系偏于协和,而不似第四交响充斥着较多的不协和和弦,副部主题出现在5.15分,在大提琴两短一长平行音衬托下奏出,留心一下会听出,它显然脱胎于引子中的八度卡农,却将音乐的抒情与思索引向深层次,旋律富于起伏,音乐宁静而哀婉,然后将其充分展开,音乐在9.03分才进入到展开部,展开部笔头一转,煞时风云突变,低音大管与长号低沉而启示性的吹奏让人联想到战场,音响强捍、节奏锋利,迷人的小军鼓与战斗性的乐句颇有力量,在定音鼓的支持下,音乐一次次企图站稳于d小调上,表现出如岩石般英雄的特质,音乐在达到高潮后,突然消退,回到副部的抒情中,尾声的再现潜藏着深意,将田园般的风情与隐隐暗流交融于一体,听到这里,你或许才会明白一个真正的老肖,明白啥才是“一个苏联艺术家对于公正的批评实际的、创造性的回答”,那些当时的恶意评家们想咬两口怕都找不到下嘴之处,真是高明,整个乐章,起决定作用的是引子中双音大跳音阶与主部主题的三音音型,它形成音乐的“核心”与发展动因,所有的变化也基本围绕这它进行。


第二乐章三段体,有着典型的肖氏嘲讽气息与俄罗斯式的粗犷,哈哈大笑中不失冷幽默,你能听到潜隐于音乐之下的冷眼与轻佻,颇具讥讽中又表现了俄式的冷嘲与诙谐,表情乐观却没有热度,音乐上仍保持着与第一乐章相同的、大幅跳越的特性,八度、跳越音型与节奏上的短长结合或形成主题、或构成背景。


第三乐章是富于表情的慢乐章,音乐较多地在柔和的抒情性上游弋,却掩不住悲哀甚至是嘶鸣般的底色,曲式上较难定向,我个人把它作为具有回旋特点的奏鸣曲来听,结构上属单主题呈示、展开,两个主题依次进行,没有引子,开声就是在a小调上的主部主题,然后是漫长的对主部主题的演展,表情色彩越来越浓,在这个长大主题演展中,尽管也有新旋律出现(如1.50分),但它属主题的延深与发展,它们是一种互补而非对置的关系,我以为总的情绪与音乐关系仍在主题群中,而在1.50分出现的新旋律需要关注,它不仅将情感带入哀鸣的悲泣中,且在后面起着重要作用,副部主题在6.03分,在小提琴的阵颤音映衬下,由双簧管一段抒情旋律,它将主部的忧郁哀伤稍稍弱化,犹如暗色中的一抹光痕,却也如险境中的歌声,而紧张与阴郁不仅挥之不去,继而是更加摇人心旌的拽动,悲鸣般的旋律令人五内俱焚,这一乐章能看出老肖在旋律上的功力,富于美感又发自内心,并无一些同时代作曲家因时造事的矫柔做作。


第四乐章向被人有所诟病,一些人士认为有刻意之嫌,但在当时它却受到欢呼,阿列克塞·托尔斯泰就在首演结束后以激动的口吻说“末乐章威力无比、激动人心的音响阵奋了听众,全场起立,沉浸在自乐队春风般徐徐涌出的快乐和幸福中~~”,现在分析老肖的第四乐章是否“迎合”并无大的意义,退一步讲,专制暴孽体制之下的艺术创作,也不大可能完全脱离开粉饰的需要,从音乐本身看,也确是需要一个乐观的具有英雄气质的末乐章来平衡,只是这个变化略显唐突,转变的“力度”令人措手不及,好在中部这一段大为缓解了主部的喧嚣,曲式上类似一大的独立成章的三段体,它的不同在于每个独立的段落又具有回旋体性质,A段主题喧闹而热烈,f小调,它逐渐发展成快速的进行曲风格,B段转向降B大调,由圆号在3.48分吹奏一条悠远起伏的旋律,让人联想到俄罗斯广袤绵延的山脉,音乐下隐隐仍有暗流,尾声再回到开始主题,以胜利的姿态结束。



从全集的角度讲,海丁克《老肖交响全集》的综合指标难与超越,它在演绎、效果及管弦乐的色彩与平衡上非常理想,而且15首演奏无一不佳,都堪称范本,中生代指挥中我欣赏海丁克,他的平衡能力除柯林·戴维斯外难有人能企及。指挥家中一般都有所侧重,或偏倚于纵向结构,或偏重于横向旋律,而在音乐经纬线上,海丁克走的最为均衡,马勒、老肖交响作品的纷繁复杂到了他棒下,都化解为理性均衡的声响效果与清澈多姿的管弦乐色彩。


这版肖五的乐团是皇家音乐会堂管弦乐团,演奏完完全全的“沉”下去了,冷峻、浑圆,再加上皇家会堂乐团清澈、精准、俊朗的音色,效果甚佳,第一乐章在几个版本中最慢,用了18.02分钟,但并不觉冗长,缓慢的主部使演奏较其它版本多了冥思气息,一上来就明确告之:这是一版富于思考的演绎,在解读老肖上,海丁克较之苏俄指挥反到更注重揭示作品的思考性,苏俄派系相对要感性,展开部并未开足马力,他让乐队在一恰当的动态范围拽动,保持着复调织体的层次与声部间的平衡,如果一定要找点不足,我以为在展开部向d小调冲击时差一口气,它使得前面进行曲的快速推进未能得到一个完满的“终结”,因而这个过程既使从听感上也略显不过瘾,这个结果的主要原因还是在于速度的设定偏慢,尽管海丁克在第9分钟开始提速,但它必然是循进而不可能彻底改观,特别是海丁克这样的平衡大师,一定会顾及整体性的完好,在演奏上想两全其美其实很难,就像做人,想两面都讨好很费心机,无异于走钢丝,索性“该咋地咋地”,海丁克的选择无疑正确,损失些许动态来换取整个的均衡与层次,但我终觉得有些遗憾,其实只需再加一分力既是完美,这再一次印证我的一个观点:任何演奏,一开始对时空维度的设定很关键,它几乎是决定性的。       


第二乐章有多好!漂亮的节奏感,铜管、木管与弦乐间美妙的对话,演奏之平衡就像负重均等的“翘翘板”,推重比一致,斤两尺寸拿捏的简直绝了,而皇家音乐会堂乐团声音的精准与清澈也一览无余,让我们更多地领略了音乐自身的美,连弦乐在8分音符上的旋转都透着节奏之美,后两乐章不再罗嗦,海丁克总能做到恰如其份,第三乐章俄式的、带有斯拉夫气质强烈的情感抒发被海丁克“过滤”了,这一乐章在处理上与穆拉文斯基明显不同,情感处理方式更为细腻,一个带着典型俄式的感性、粗犷与直接,一个则具有欧州中产阶层的理性与思考的美感,海丁克过滤的结果则是将作品的地域色彩弱化,使之具有人文共通的感染性与可接受性,一定要分出这两种处理方式哪个更优异实无必要,它体现了两代艺术家、两种不同风格指挥家对作品不同的视角与艺术风貌。


此片分别录于1980.1981年,第五号音乐会堂管弦乐团,第六号伦敦爱乐乐团,DECCA1993年再版。


海丁克版豆单链接:http://www.tudou.com/plcover/rMbwEGSDBZM/



肖斯塔科维奇 第五交响曲  海丁克  穆拉文斯基版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穆拉文斯基的肖五在人们眼里地位甚高,以至于提起肖五言必称穆拉文,权威地位的确立肯定有它的理由——他是肖五的首演者,此其一,首演者一般都权威,就像康德拉辛的肖四,但主要还是在诠释本身,他的诠释刻印着深深的历史脉博,你能感觉到超出一筹的历史凝聚感,他与老肖是同时代人(比老肖大三岁),又是知交朋友,解读肯定比其他指挥在对作品的洞察上有优势,但啥事不宜“绝对”,对穆老的肖交也不宜将其过于放大,至尊到无所不能,若由此引发至对其它版本的轻视则属步入了误区,以我看,穆老的肖五存在两个疑题,一是版本过多,自1938年首录到1984年,大概有8-10余版本(?),你很难辨清哪个版最权威,权威这东西不宜过多,多了反到不权威,也没有谁能将其悉数纳入囊中,爱乐者手里有哪个版就吹哪个版,弄得乱花渐欲迷人眼,莫终一是,前苏解体后版权混乱,唱片版权多被西方唱片公司收买分刮,更让人找不到北,二是录音多数由前苏唱片公司录制,音效不佳,在我看来这一点属硬伤,老肖的交响同马勒等具有现代色彩的作品一样,对音响效果依赖性较强,纵使再版时加点“数码”提升,但本色无法改变。


这个版本(演奏自然列宁格勒爱乐团)由elatus于2006年发行,elatus属华纳旗下,华纳关闭了teldec品牌后,由elatus重新再版许多原teldec的古典唱片,这版肖五未提供录音时间,听觉上应是70年代中期以后的,演奏确是深刻老到,氛围色彩与历史惊人契合,极好表现出在高压之下老肖独特曲委的音乐特性,柔弱的弦乐、冷煞到令人不寒而栗的管乐符合彼时老肖的心境和那个时代的历史特性。


第一乐章在笔力的凝炼上怕是很难被超越了,主部主题令人凝神静思,展开部分更好,冷煞的管乐喧嚣呼啸、黝黑逼人的色彩流让人联想到环境的险恶,而作为现场版,第二乐章也足够精致,穆老的“舞步”来的比普列文精巧,又注意到对重拍的强调,使流畅性与节奏感处于较佳的平衡状态中,所不同的是,谐谑与讥讽的味道并不突出,却是表现出挺拔与刚劲,这显然在理解上有自己的个性,每个声部都表现出不错的个性,而声部的组合与层次一流,第三乐章好在始终充斥着连续的紧崩感,外表柔媚下是紧缩的悸动,穆列文把那种来自乐队内部的不安与内心的焦灼感表达的很到位,而不足则在于外观形态不够齐整,老肖由于它音乐内部的复杂,使得在演奏上对外观形式有较高的要求,在乐队技术上最精彩当属第四乐章,速度偏快却丝毫不乱,每个声部(特别是小提琴)都表现了高超的技术,像一台运转良好的机器,诠释上不同的是,穆老把那种喧啸的空洞的欢呼与胜利“实际”化了,听起来像一场真正的“胜利”,看得出穆老是真心的与以欢呼,而并没有赋与其多重涵义与隐隐暗流,历史的烙印有时往往难于消除,1937年穆拉文斯基的首演正是这一乐章处理受到御用评论家的喝采,而这样的处理后来让老肖颇为不满,并导致俩人在艺术观点上渐有龃齿,客观讲,这样处理似与作品的精神不相符,但究是老肖后来的话有违初衷,还是穆老的理解演绎更忠实于历史真实则见仁见智了。


此版以深入性见长,但音响效果与动态幅度一般,录音上细节尚可,而宽度与纵深都不够,这显然是录音所致,同张唱片另有罗斯特罗波维奇率国家交响乐团(美国)录制的老肖第五交响,一并发上来。


穆拉文版豆单链接:http://www.tudou.com/plcover/v1bYgGo_wrc/


备注:穆拉文斯基肖五有时让人不知所措,你很难决定在哪版上下手,版权混乱,有些资深者认为1966年和1984年版相对突出,但由于版权混乱(一个母带多家持有),你很难认清,我前些年买的1984年版是一家叫MTM的品牌,找不到出处,应是一家小公司,不知从哪买到了版权,而Erato同样也出版有穆老的1984年版,评价甚高,是否是同一录音说不清,好在穆老的演奏稳定性好,10年前啥样,10年后基本还啥样。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