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桥卧波

凡尘多变,而音乐永恒。

 
 
 
 
 

日志

 
 

巴赫 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纳瓦拉 托特里耶  

2016-03-10 07:26:42|  分类: Bach 巴赫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巴赫  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纳瓦拉  托特里耶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法国盛产大提琴家,所以有法国四骑士之说,四骑士版的《大无》一直被识家欣赏,其中以富尼埃最有名,也最普及,喜爱《大无》者几乎人手都有,但另三位(托特里耶、纳瓦拉、根德龙)其实也不应错过,他们的演奏各具一格,各领风骚,不领略一番怎么说都是遗憾。

安德列·纳瓦拉(1911-1988)演奏很有特点,优雅流畅是他的主题词,他的《大无》,你感觉不到强调了什么,既不强调重轻律,也不刻意于音色雕琢,也不着意去夸耀幅度与力度变化,他就是在那里旁若无人悠然自得的行走吟唱,语调平和安详,把他眼中所看到的巴赫自如的抒发出来,也就是说:这套《大无》的主观诉求欲并不高,但奇怪了,越是不标榜个性的演奏有时往往更有个性,这版个性上的色彩就并不亚于任何版本,它在表达着巴赫的同时,却夹裹着强烈的纳瓦拉个人气质。

曾见有音乐人士极推崇纳瓦拉这套《大无》,以我看,他的风格尤其体现出法国贵族阶层无拘与悠然气质——万千气象皆能大而化之,对筋脉坎坷亦可柔化而又不着痕迹,颇有东方太极遗风,一定要说他的《大无》有多么了不起,一定要说它在法国四骑士中最有代表性,我到不以为然,谈论音乐无需那么绝对,论筋骨结构,他不如托特里耶,论浑厚凝重,也不似富尼埃,精神气质上没有匈牙利人斯塔克苍劲雄大,但他却能把大提琴的质地与流畅如歌极出色地展示给听者,听听第3号的前奏曲(包括第6号前奏曲),3分多钟的演奏,纳瓦拉以连续不绝的弓法几乎是一口气走下来,那番自然与无痕可用行云流水来比喻,他手里似乎比别人多拿了一把弓,这样气定神凝的连奏本领还真是少见,如水银泻地,又能感觉技术上有保证,当然也不能说这版演奏完美无缺,第6号大量难度很大的复性双音演奏(萨拉班德与嘉禾舞曲),有些音节处理略欠顺滑。

他的《大无》不以结构性见长,特点在气息吐纳上,这不是说没有结构性,而是纳瓦拉并无主观上刻意营造结构,他将结构表达中和于演奏的气息中,大提琴与小提琴的不同之一就在于它更依赖于气息调控,呼吸吐纳极重要,大提琴诸般丰沛气象都与其相关,纳瓦拉深得其味,你能在他的吞吐呼吸中接近巴赫独到的细微详解与重叠峦峰般的结构方式,换句话说:纳瓦拉的结构方式不以“力”见长而以“气”胜之,这样的演奏会越听越耐听,就像人的面相,有的乍看惊艳却不耐端详,有的平淡无华然韵致徐来,如第3号前奏曲,他不加强调与大而化之的气质能渐被听者所欣赏,真正听进去,照旧能在不停的旋转中感知天合地移吞吐万方的浑圆气派,纳瓦拉虽力度一般,但根基牢靠,长于歌唱性的演奏有时会让人觉得发飘,但纳瓦拉还好,他的声音如一排立柱戳在地上,所有音符都有磁性般的环绕其间,能感觉出声音的重量在逐渐下沉,即使飞扬起来也脱逸不出地面磁场,越是有实力的艺术家,艺术(包括演奏)的根基就越牢固,也越不会让技巧“单独行动”,年轻人总是喜欢玩技巧,如朗朗之辈,但艺术如果仅把技巧作为招牌是很可悲的。

纳瓦拉毕业于巴黎音乐学院,1929年出道,在法国克雷特利四重奏团演奏大提琴,1931年开始作为独奏家演奏,50年代参与世界巡演并留下广泛的国际声誉,后期主要从事音乐教学,录制唱片不多,他两录《大无》,此版录于1977年。


纳瓦拉版听感笔记:

第1号:
前奏曲不错,走句在中轴线上下自如游动,尾声的上冲有力,
阿勒曼一般,开音的B音符力度不够,使走句略有些松动,
库朗流畅,纳瓦拉的不足多在起音与结束音,快速段落的凝聚力一般
萨拉班德的情感端正,不沉溺
小步舞曲还行,略有些散,
吉格,弓弦在句尾的下行C A音符上略有些磕绊,
 
第3号:
前奏曲很不错,在流畅上有特点,只是低音区略有些混浊。
阿勒曼一般,松软、弓弦缺乏精准与力度,有的乐句含糊、一带而过,
库朗有所改观,它的一气呵成有特色,你听的就是这些,难以再要求别的。
萨拉班德,在慢板上能感觉几缕清亮,他的不加强调失去的与得到的一样多。
布列,音色上开始有所讲究,第二段落还是有些飘。
吉格,低音区混,但这曲很不错,很有气势,也有些力度。
 
第6号:
前奏曲不差,连奏中并不飘,又有几分嘶鸣之处,
阿勒曼还可以,声音的凝聚感与情感不错,音色清亮,也有一定沉力,但开始段有的音准把握不佳,
库朗仍在连奏上有特点,也不飘   ,略有些赶。
萨拉班德用情较深,有内在的力度,双音处理虽略有迟滞,但大气有份量
嘉禾显得磕磕绊绊,有些过于考虑和弦效果,第二段好,当不考虑和弦时纳瓦拉更出色。
吉格不错,音色上佳
 
第2号:
前奏曲笔力深沉,气息浑厚,既使低音和弦也有清晰的凝聚感,
阿勒曼也不错,连接乐句略显零乱。
库朗快速的疾行足够清晰,力度可以
萨拉班德照旧的好,同第6号,
小步舞曲速度上偏慢,但I和II对比还可以,总得说特性表达一般,
吉格很好,走句刚毅,尤其前两小节能将整个气势带起来。
 
第4号:
前奏曲虽略慢但笔力雄键,内力很足,有一股张力的冲击,(一般说,对数字敏感的人,逻辑思维都不错,位置记忆能力强,会把音符记的更清楚)
阿勒曼也不错
库朗深沉(总得说,纳瓦拉的变化能力一般,稍嫌少些色彩),弓现的韧力很强,行走绝不飘,根基很牢。
萨拉班德,由下向上的升腾中内力支托还有力,能表现出精神的照耀,
布列两个音区的对应鲜明,还算敏捷,气息感较强,
吉格当然不差,(总得看把弦的精确感一般)
 
第5号:
前奏曲相当不错,低音区的力度与质感都好,转入中板后仍然维持较强劲的呼吸,特别是尾声对应强悍,气力灼人。
阿勒曼的倾诉性还丰满,充分表现c小调暗郁的情绪,气色端正,张力内郁,因而弓弦紧绷。
库朗也不错
萨拉班德仍是极有内力的演奏,而非大而空,速度感相当准确,平稳而矜持,
嘉禾端正,双音有力度,沉力相当好,纳瓦拉嘉禾的脚步总是有力的,总能伴随强劲的呼吸,I和II的比性强。
吉格有力的归结,

 
      
巴赫  无伴奏大提琴组曲   纳瓦拉  托特里耶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保罗·托特里耶(1914-1990)经历与纳瓦拉相仿,也是学于巴黎音乐学院,1931年首演,室内乐和协奏曲高手,学养丰厚,兼能指挥和作曲,50年代后主要从事教学,杜·普蕾即出自他的门下,我们能在杜·普蕾敏锐的琴风中觉察到托特里耶的风格。他演奏的巴赫《大无》与斯塔克、富尼埃版并称为立体声时代的三大版本,此版录于1961年,应该是首录版本,相对于斯塔克的冷沥雄键、富尼埃的浑厚凝重,托特里耶强调结构,结构性与节奏把握极其出众,弓与弦之间处理非常大气,干净平滑的擦弦和在冷峻中隐忍的力度给我印像很深,他的演奏即有学院式的规范,(任何一乐章都可作为范本拿出来供临摹分析),又有鲜明的个性风格,可谓有筋有骨,听他的演奏,我总感觉这不大像是来自法国的演奏家,他身上似乎更多地体现出来自寒冷国度的某些特征,理性、冷峻、准确、不动声色、拒绝热情,从情趣与温度上看,演绎更多是接近斯塔克而非他的同胞富尼埃,与富尼埃丰满的色彩比较,托特里耶只有黑白两色,但那番在雄键气势下推动的清亮激人心弦,在听过的几个版本中我最欣赏此版,笔力之凝炼与深刻难有人能与之比肩。

附带说几句:

巴赫这套《大无》是大提琴作品的顶尖之作,无论是技术还是精神的凝炼与宽阔,都非其它大提琴作品所能比拟,6首作品技术上由简至繁,但精神的包容难与解说,真正听进去能感觉种种不凡之象,听不进去,可能会觉得味道索然,任何音乐,听通与未听通很不一样,对音乐的感觉,与听历个性与学养有关,这个很难整齐划一,我想说的是:对一时还难与接受的东西,不要轻易下结论,更不要轻蔑,许多的一时不能接受,非在作品而多在个人,对古典音乐,我为啥总是说认真与专注,即使专注认真,也要经历相当长时间的积累方可入境,一般人十几年几十年坚持下来很难,始终如一的专注更难,但古典音乐绝非是享乐,抱着享乐与玩耍的目的,或附庸风雅、或开心解闷、或借此结友交游都可,我不反对,也不反对仅把古典音乐作为工具敲门砖,但若想取得“真经”定要有一番刻苦,定要一番认真周折,还是那句话:玩玩可以,你完全可以把它当作一个大派对大游乐场,就像当今一些所谓的圈子,但不要轻蔑。

  评论这张
 
阅读(73)| 评论(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