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长桥卧波

本博所有文字均属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日志

 
 

布鲁克纳 c小调第8交响曲 卡拉扬 柏林爱乐团(1975年版)  

2016-02-11 23:19:51|  分类: Bruckner 布鲁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鲁克纳 c小调第8交响曲 卡拉扬 柏林爱乐团(1975年版) - 长桥卧波 - 长桥卧波

有人认为切利比达凯的布鲁克纳一经出版,余皆减值,我不这样看,切利的布鲁克纳当然精彩,这没得说,但我在古典音乐鉴赏的基本观点是:没有一个人或一套版本能全盘通吃,再伟大的诠释,再精彩的演奏也不可能囊括作品全部的精神含量与信息量,仅就布鲁克纳讲,三大版本实各有所长,约胡姆、卡拉扬没有通吃,切利同样不可能通吃,任何一套版本的思想性、艺术性与所包含的信息量都是相对的、有限度的、有所侧重的,从理解作品的角度出发,都需要其它版本相辅相佐互为补充,越是伟大作品多释的视角就越宽广,以我看,欣赏布鲁克纳交响作品,不能迷失在任何一座围城中,你必须从切里比达凯的“围城”中走出来,才觉得天外还有天,你也必须从卡拉扬、约胡姆的“围城”中走出来,也才能自内心感受领悟切利比达凯无与伦比的长气息,而真正听懂了约胡姆的布鲁克纳,才能知晓什么才叫德奥诠释的正宗路数,也才会觉得卡拉扬的全集版并非首首正宗。

就第8交响曲来说,卡拉扬的两个版本确是精彩(EMI 50年代版未听过),它与切利版、约胡姆版三足鼎立,哪个版本相对都难掩其辉,卡帅一生三次录制第8号,1988年11月的维也纳版被大多数音评人看好,这个版我在前文曾说到:“晚年的他尤其表现出内心的强悍与绝然的不妥协,管弦乐色彩带有明显的黒色光泽,表现出胸内万千气象汹涌,步入迟暮之年而又不改孤傲强悍的卡拉扬,将种种主观世界与客观世界的微妙变化、对人生的感叹、感慨与彻悟、晚年突然降临的不平境遇等等因素,大量顷注于演奏中,卡拉扬不同于布鲁克纳的是,他比其更强悍,纵有不平、并不低头,他把不平与绝望化作为力量,在演奏中以排山倒海之势呈献出来”,我个人认为这是维也纳版最具价值、同时也最具个性风采之所在,柏林爱乐团的背叛给了晚年卡拉扬致命一击,他几乎一生致力于柏林爱乐团,视其如子,但卡帅没被击倒,他凡尘拭去、晶莹轻抹,开始了晚年与维也纳爱乐团大量的合作,创造了又一个辉煌。


听维也纳版第一乐章,能感觉到卡帅有一股难以自抑的倾泻欲,他似乎要将胸臆之气一吐为快,一乐友听后认为维也纳版第一二乐章并不太理想,恐怕与此版带有几分无忌的粗犷的冲撞有关,有些情感是难以遏制的,这在任何人都一样,此外,2.12分第二主题呈示后木管声部略显零散,但整个演奏相当好,尤好在精神层面,而富于光彩的管弦乐合奏本身与出色的演绎密不可分,卡拉扬将一生尊奉的人生态度与晚年种种主客观因素都化作雄阔的力量,与布鲁克纳的精神本质连成一体,演奏上看,铜管部分更具冲击力,更具光彩、更富于个性风格。


柏林爱乐团1975年版从控制上看十分出色,如果说维也纳版重在释放,柏林爱乐版则重在控制,它在整体的完整,合奏的技术上看更讲究,这是由两种不同时期阅历而造就的不同艺术表达方式,演奏在个性与主观因素上有差异,乐团的风格特点也不同,但对作品的理解基本一致,不同在个性化的精神层面,因而,维也纳版个性强,特点突出,柏林版完整,整体性优异。第二乐章柏林爱乐的演奏仍同于第一乐章,声部与整体、局部与全局都是精心设计的结果,演奏当然具有震捍人心灵的力量,当然也具有相当的艺术感染力,但我总感觉柏林版有点吐纳未尽,少了一些浑然忘我义无反顾的渲泻,最后一板斧留在了“半空中”,其实距离地面不过“尺余”,倘不顾一切的砍下来就更好了,包括第一乐章都如此。维也纳版相对粗犷有力,其实速度慢于柏林版,但由于包括铜管在内的演奏个性鲜明,听起来反觉得比柏林版更有张力,也觉不出速度慢,另一点在于拍感的不同,维也纳的演奏更强调节奏的重拍,节奏感相对更有力,听起来也就更过瘾,包括三声中部,似乎都尽力将幅度拉宽,由于强调了铜管与节奏重拍,那把板斧落到了地面,尽管再狠一点我以为更好。


后两乐章依然如此,柏林爱乐依然表现了整体幅度的均衡与结构细部的精致,从这一点看,演奏几乎是完美的,它比维也纳版表现出了更加强大的稳定性与结构力量,论对结构的铺垫与张力的控制,还是这个时期的卡帅好一些,运筹自如、胸有成竹,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浓密的乐思首先在合奏技术上有强大的保证,从弦乐到木管、再到铜管,从力度到层次、再到声部间的衔接,从合奏声响本身再到表现出的内涵信息与精神状态,都是一流的,似乎是春华秋实,透着稔熟的气息,苹果一个个自然的落地,不用人为的过多的推动。维也纳版的慢乐章则以深遂而动人的情感性取胜,一开声似乎就是一双温暖的手,轻轻抚慰你的心灵,这个时期的卡拉扬,均衡与整体性似已并不是他指挥上的优先考虑项,出自心灵、然后抵达心灵,则始终扶摇萦徊于乐队上空,临近生命最后时刻的老大师显然多了一份虔诚的心,从管弦乐合奏上看:织体肌质与乐感上不如柏林爱乐版,一些微小细节也已经没有盛年期把握的精致,但在我看来,演奏强大的精神力量足可以弥补,任何演奏,演绎与精神气质总是居首,心智为上,技术次之,从这两个乐章看,演奏难分伯仲,也难于取舍,柏林爱乐更强大、更均衡,维也纳更透彻,演奏冲溢着跌荡起伏。


古典音乐鉴赏疾讳本能的排斥,但凡本能的排斥,多都不公正不艺术,还未聆听、先与结论,还未领悟、先与否定,这显然与兼收并蓄的艺术鉴赏原则相悖,兼听则明、偏听则暗,用在音乐鉴赏上,同样如是。


此版出自卡拉扬70年代全集版:


1.Allegro moderato
2.Scherzo: Feierlich langsam. doch night schleppend
3.Adagio:Feierlich langsam, doch night schleppend
4.Finale:Feierlich, night schnell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